当前位置:爱乐彩 > 人才招聘 > 正文

平均年薪128万、碾压互联网大厂?揭开县城牙医收入真相
时间:2022-07-03   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
作者 |季瓷

编辑 |车卯卯

牙医收入的地域鄙视链

3月22日,国内口腔连锁医疗公司瑞尔集团登陆港交所,成为港股市场第一家口腔专科连锁企业,也成为中国口腔行业第一家全国品牌连锁的上市公司。

它的上市,让私人口腔诊所和高收入的牙医群体进入大众视野。根据财报数据,主打高端牙科的瑞尔齿科,全职医生的平均收入为128.79万元,而其口腔修复主任医生黄建生则在微博上表示:瑞尔薪资最高有600~700万。

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字。在以高薪著称的互联网,阿里P7的年薪(总包收入)最高也才120万。

乍眼一看,牙医对年轻人来说似乎是一个比互联网更值得进入的行业。但事实真是如此吗?

和中国的很多行业一样,牙医这个行业内部也存在基于城市、工作年限而产生的收入差距,但牙医内部的收入差距却高达数十倍。

以四线城市为例,普通牙医的收入在10万左右,做到主任最高也不过20~30万,而一线城市的牙医收入却能轻松达到百万以上。

我和四川四线城市的牙医们聊了聊,在她的讲述里,我发现,一二线城市的牙医和四线及以下的牙医,就像是两份完全不同的工作,他们所面临的消费人群、本地市场,甚至挣大钱的方式,都完全不同。

”劝人学医,天打雷劈”

“月薪一万,仍然不是好工作。”

宋园园在四川一个人口仅200余万的四线城市从事牙医,她实际的工作有两份:一份在公立医院全职,另一份则在私人诊所兼职,前者每月能拿到7、8千,后者每月2千,加起来一个月一万左右。

这是一个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的收入。

在当地,城镇居民月收入仅3000出头,她的收入在当地而言算得上相当不错了。和一线城市尽管有差距,但因为城市发展速度不同,这种差距必然会存在。

“那你为什么会说「劝人学医,天打雷劈」呢?”

宋园园颇有些无奈地说:“因为学医投入大,产出少。”

完整的医学院教育需要8年,本科5年+研究生3年,但对很多小城市的人来说,8年学习的时间太长,持续的学费投入也会吃不消,所以很多人会选择读完本科5年就尝试进入医院工作。

而在四川,因为有华西口腔的招牌在,整个医生行业,尤其口腔领域,内卷十分严重。

在宋园园毕业时,一条较为顺利的路径是:先去申报华西的支边支贫项目,支援3年,再凭借这一经历的加分而加入成都当地较好的医院。宋园园走的就是这条路。

但就在她支援的三年里,内卷的风从东刮到西,成都三甲医院对于学历的要求一下从本科提到了研究生甚至博士。宋园园支援之后,难以留在成都,于是一层一层地往下降,最终只找到一家四线城市的公立医院的工作。

而如果想要找到一份比较好的工作,至少需要本科+研究生的学习,再加2、3年优质医疗单位的工作经验,整体需要11年。

“11年,你做其他的行业已经积累下很多东西、收入早翻倍了,但做医生,一切才刚刚开始。”

而接下来,要想工资提升,就需要挤破脑袋往上晋升,这个过程通常需要6~10年不等,在小城市,大家都盯着这个位置,无疑更困难,很多晋升甚至需要10年以上。

“但你做个几十年,做到主任,一个月能拿到3万块钱,也就到顶了。这还是一周工作6天,每天都很忙碌的情况下。”

因此,在一线四线城市,一个公立牙医的正式收入多在10万到30多万之间,尽管底线有保障,但向上的天花板较低,基本属于收入一眼能望到头。

“那私人诊所会不会好一点?”

“私人诊所想要活下去,也需要多年用户的积累,不然很容易破产,和在公立医院发展需要的时间、到手收入差别不大。”

同时,医生也不是一个轻松的行业,病人来得多了容易忙不过来,晚上每个医生都要上夜班,从晚上8点一直值班到早上8点。尽管所有学医的人都知道熬夜不好,但每一位做医生的人,却都不得不熬夜。

忙,经常夜班,收入虽稳定但变化不大,这些因素导致了宋园园对学医这件事幻想的破灭,她在聊天中多次重复:“劝人学医,天打雷劈。”

“小城市的牙医要挣钱,得去开讲座、卖书”

小城市医生怎么发财?

但听了宋园园的解释后,有两个问题浮现出来:

一是为什么一线城市的牙医收入可以那么高?数十倍的差价很难直接用「城市发展速率不同」归因。

二是,为什么大家平时接触到的小城市的牙医,看起来也挺有钱的?

正是在这两个问题上,宋园园点出了一线、新一线城市和低线城市所面临的市场状况和职业发展道路的不同。

牙医的收入差距主要来自于收费和看诊人数。

在成本构成里,因为90%的耗材来自国外,沿海和内陆在耗材成本上相差不大;设备上,国产和进口会拉开一定的成本差,但这种差价会在收费上予以弥补,使用好设备的医院诊所面向中高端人群,整体收费会较高。

但是,真正拉开这种收费差距的,是技术。

在一线城市,技术高超的牙医做一颗牙的收费可以达到数万。当地人愿意为技术付费。但这种付费意愿,目前基本还只停留在一线、新一线这些经济较为发达的城市。

在宋园园所工作的四线城市,大多数消费者还没有「牙齿重要」的概念。

他们通常会等到牙疼得受不了才来看病,这时普遍需要做根管治疗。而一套根管治疗的耗材成本通常在400~500元,加上设备的使用、医生的时间和精力,最低也需要1500~2000的手术费用。而这对当地的大部分民众而言,是不能接受的。这笔钱甚至能支撑起一些家庭一个月的开销。

宋园园印象很深的是,经常有十五六岁的孩子来看诊,牙坏掉了,她告诉父母需要做根管治疗,需要2000左右,很多父母的第一句话是:“能不能拔了?”

“在很多内陆的小城市,口腔科不是刚需。对很多当地人来说,就算没牙,吃熬得软的粥,也能活,那这就不是个事儿。”宋园园总结,“不同线别的城市面临的消费群体,是完全不同的。”

这直接导致了在低线城市,很多口腔业务并不会强力渗透。

“比如定期的检查、洗牙,我们这儿有这个概念的凤毛麟角;比如普通牙科的治病,根管治疗、牙髓手术、假牙的修复等,大多数也会拖着不肯来;至于愿意花钱在正畸、种植的就更少了,因为很多人觉得这笔钱花得贵,又不必要。”

宋园园后来补充:尽管随着观念的发展,当地有一些80后的父母开始关注孩子的牙齿健康,在孩子青少年时期带他们来医院正畸,但目前的整体比例也还不足10%。

护牙、养牙的观念的缺失,当地平均收入水平的受限,最终导致了来看牙的人少,愿意为牙齿花大价钱的人,也少。

牙医群体内部,对这种现状其实有清晰的认知:

“想把口腔做好,一线、新一线都可以,二线看城市,三线看个别城市,再往下就没什么钱可以赚。”

“那那些看起来非常有钱的牙医,到底是怎么挣的钱?”

宋园园摆了摆手,“嗐,那就是另一个路数了。往上爬,爬到教授,出去演讲、讲课、教学生,开辅导班,去挣别的收入。这些才是大头。”

“小城市普通的医生没有出路吗?”

宋园园笑着看着我,摇了摇头。那神情似乎在说:你在做梦吗?

口腔江湖里,大小城市间鲜明的沟壑

“牙医想富,得靠共同富裕。 ”

在牙医职业发展的道路上,一线、新一线城市和低线城市呈现出鲜明的差距。

在经济较为发达的城市,当地居民产生了对牙齿保健、美容的需求,并愿意与之付费。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,也是如此:口腔行业的发展和收入水平的提升有很大的关联。

以美国为例,1966~1987年,美国人均GDP由4000美元增长至20000美元,而口腔医疗市场在这个过程中经历了高速增长,人均牙科支出从15.2美元增长到104.5美元,年均复合增长率为9.6%。

而在1980年左右,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9000美元,口腔中的高价值、非医保报销项目种植和正畸迎来快速发展,这同样佐证了收入在达到一定数量后,口腔才会迎来快速发展。

而在2017年,我国一二线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或将近9000美元,在某行业研报里,一些分析师将“种植和正畸”认为是中国口腔行业未来的两座金矿。但在低线城市,很多人对牙齿的诉求还停留在“能用就行”的基础上,愿意为之付费的意愿很低。

宋园园补充道:“不管是在公立医院还是开诊所,想挣钱的主要方式还是要多有人来看病、付费。但我们平时看下来,5个里能有一个愿意治就不错了。而且通常都选最便宜的那种。”

于是,经济收入、口腔就诊意识,以及付费意愿的不同,最终导致了一线、新一线的口腔科和低线口腔科发展的不同,以及医生收入之间的鸿沟。

齿科第一股的上市,能利好整个行业吗?这恐怕需要打一个问号。

在低线城市,消费需求、能力以及市场尚未养成,谈大量挣钱,恐怕很难。

齿科发展至今,内部竞争也变得非常激烈。宋园园所在的四川,就因华西口腔的存在而致使竞争激烈,目前已经发展到博士+好的实习才能进成都比较好的口腔医院。

而老牌一线城市北上广深,因为发展早、收入高,内卷程度更加严重。

而这种内卷,同时造成了不同城市间的医疗资源分配不均、医资力量大于城市需求的双重结果。

这是一个受地域影响非常大的行业。宋园园所能希望的,就是低线城市的口腔护理理念和经济发展能同步发展起来。

她最初是因为口腔医生有更多的自由度而进入这一行业(可在医院、也可开诊所),而只有大众的需求起来了,她也才能更有弹性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牙医也会持续下沉

口腔科不同城市间的发展现状,其实是过去中国快速发展、城市间发展速率不同的一个缩影。

这种速率不同,不仅局限于收入水平,而是包括市民消费理念、行业发展、人员就业等多个方面。

互联网曾在一定程度上抹平了一些地域间的差异,但当产业落地到具体的城市,不同的城市气质、不同的城市市民,就是会让这个产业在当地的发展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样貌。

「橘生淮南则为橘,橘生淮北则为枳」,这句俗语到今天依旧适用。

但从另一方面来讲,它又意味着机会。

在低线城市的口腔发展潜力尚未被完全激发的情况下,谁能培养出这样地区用户的消费习惯、建立起高忠诚度的用户群,谁就能成为低线市场里新的独角兽。

而现在,据宋园园所说,也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关注他们的牙齿。低线城市的口腔科向上发展的趋势,也初见端倪,未来并非没有一争之力。

    热点文章

    最新发布

    友情链接

    爱乐彩平台,爱乐彩官网,爱乐彩网址,爱乐彩下载,爱乐彩app,爱乐彩开户,爱乐彩投注,爱乐彩购彩,爱乐彩注册,爱乐彩登录,爱乐彩邀请码,爱乐彩技巧,爱乐彩手机版,爱乐彩靠谱吗,爱乐彩走势图,爱乐彩开奖结果